设为首页 | 加为收藏  
官网

离婚恐惧症

发表时间:2014年08月18日

人生多艰难,但西安市长安区的民众要更艰难一点,他们连离婚,都不那么容易:为了降低当地离婚率,该区民政局从2012年起实行”限号离婚”制度,每天限定发号办理10至15起离婚申请。该民政局回应称,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让离婚双方有时间冷静一下,旨在挽救盲目离婚家庭。

中国人传统中常言: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。离婚一事,兹事体大,谨慎自然是好的。论者苑广阔也由此出发,对该民政局的做法报以温情之理解:”每一起离婚案件的背后,都意味着一段感情的破裂,一个家庭的解体,尤其是对于那些已经有了孩子的家庭,离婚对孩子的伤害是可想而知的。更不用说因为离婚矛盾导致的各种纠纷和冲突,甚至会酿成各种人伦悲剧。’限号离婚’说到底就是给婚姻一个冷静期……可以避免那些”冲动离婚”的人真的离了婚。”

“离婚冷静期”是昨天谈及这一话题的评论者们常用到的术语。这在英美等西方国家非常普遍,以法律形式,强迫双方在数月到三年不等的时间里,对婚姻问题深思熟虑,若再坚持,方可离婚。如《北京青年报》评论员张天蔚所言:”这种’温和干预’的方式,既体现了法律对公民婚姻自由的尊重,又以温和的方式对公民的行为予以引导,在婚姻关系面临’冲动解体’风险的情况下,是一种恰当的选择,也是对公民权利的另一种尊重。”

但问题在于,这些国家的”冷静期”是法律所规定,长安区民政局的做法,则无法可依。并且,这样做是否真能实现民政局所要的美好结局,实难预料。很简单,他们如何区分哪些夫妻是已经深思熟虑过的,哪些又是盲目离婚意气用事?他们又如何保证,排到号的10-15对夫妻中没有盲目离婚的?吴礼建在《贵州都市报》的评论中就谈及这一问题:”这可能会给那些理性的离婚者带来不便,办个离婚手续还要跑民政局好几次,这不仅增加了离婚者的负担,而且是对他们离婚权利的一种干涉与伤害。对民政局来说,这是在开便民服务的’倒车’。为了挽救一部分离婚者的婚姻,而牺牲了另一部分离婚者的合法权益。总体而言,这样的’善意’也善不到哪里去。”

公务部门办事有多荒谬,引来的批评就有多猛烈。在昨日的舆论场里,对该民政局抱有温情理解的仅是少数,大多数是毫不留情的批评。《重庆晨报》转载新华社的评论直截了当:《离婚”限号”,合情合理不合法》;《南国早报》则认为:”如果说办理结婚手续是政府提供的一种服务,那办理离婚手续同样如此,也需要优质高效服务,而不能制造理由进行阻挠。”而论者堂吉伟德在《半岛都市报》刊登评论认为该民政局的做法固然有着善良的目的,但”目的善良”并不等于”程序正义”:”个人结婚自由,离婚自愿,不应受到外界的干涉。公共管理部门即便有着良好的初衷和善意,但也应当恪守权力边界,以此体现对个体权利的尊重……限号离婚实际是一种乱设许可,是权力之手乱伸的表现。”

既然上升到了政治术语的高度,《新文化报》的评论员肖金便不吝再进一层了。他搬出了英国哲学家密尔的《论自由》,为 “在仅只涉及本人的那部分,对于他自己的身和心,个人乃是最高主权者”这句名言鼓与呼。在作者看来,长安区民政局的做法,不啻为一种”父爱主义”作祟,”像父亲那样行为,或对待他人像家长对待孩子一样,代替或者帮助他人作出行为选择”。”父爱无疑是充满温情的,但带有’父爱主义’色彩的公权力却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东西。在一个过分依赖公权力对社会生活负责的语境下,公权力自然容易成为影响社会生活的主要力量,而公民主体则难以’成长’。”

还是回到事情最本源的问题–离婚–上吧。近些年来,中国的离婚率确实高企不下,已成社会热门话题。电视剧《离婚律师》的热播,更是印证了人们对这一话题的关注。长安区民政局出此下策,也原是为此。而且,这也并非他们一地的做法。去年就有新闻报道,武汉市武昌区婚姻登记中心登记员熊玲,经常以”打印机坏了”、”网络故障”等借口,拖延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,还因此获得最美”红娘”金奖。

问题在于,离婚真的还是人们传统印象中的”洪水猛兽”吗?《楚天都市报》跳开长安区的做法本身,将关注点聚焦在人们的离婚焦虑上。论者肖杨写道:”婚姻已不再是简单搭火过日子,一个明显变化是,过去人们把离婚当成失败经历,现在人们对离婚的认识是积极的,认为婚姻将越来越只是当事人之间的事,’好离好散’也是个人权利与自由。婚姻不是目的,幸福才是终点。剥开婚姻的种种外衣,裸露的其实是每个人对待生活的内心诉求。”

法律当然也考虑到家庭与婚姻对社会秩序和稳定的重要作用,对离婚其实已经做了相关限制。法律工作者黄黔川投书《法制日报》便提及这一问题:”如离婚必须遵循一定的法定形式;判决不准离婚和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,没有新情况、新理由,原告在六个月内又起诉的,不予受理;女方在怀孕期间、分娩后一年内或终止妊娠后六个月内,男方不得提出离婚等等。”

所以,法律的归法律,个人的归个人。我们的民政机关,大可收起为其他夫妻操的心,我们的社会,也不用过于因为”离婚”而太过焦虑。在夫妻关系、身份认同、传宗接代、外部风险等问题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的当下,离婚率的增加,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。它并非好事,却也坏不到哪里去。要知道,那设置了”离婚冷静期”的美国,离婚率并中国还要高很多呢。